是真的是真的真的是真的

西柚配水蓝 绝美啊

「长得俊」半糖(上)

轻微ooc

xxj文笔见谅 

我在写什么啊







1.





他记得,那个男孩有双漂亮的眼睛。

卷翘的睫毛和棕色的卷发相衬。双眼皮大眼睛,透着温柔澄澈,好像天空虚化的云朵和纯色的蓝调,搭配起来是独一无二的。

以及那总是上扬的嘴角,弧度永远不变。




“你这样,好可爱欸。”

尤长靖像发现什么新大陆一样捂着嘴巴叫道。

面前的人一脸生无可恋,一头杂毛被辫子高高地扎起来,冷峻的脸庞上意外地多了几丝平易近人。

“可爱...?”

“我看是可恶吧。”

林彦俊无奈地叹了口气,要是往常,他早就发脾气了,尤长靖又得哄自己。但是现在...


尤长靖是自己男朋友了,咱不能随便乱发脾气。

于是尤长靖看着林彦俊脸上变来变去的小表情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
你好傻欸。他轻轻说道。




2.





“你是不是喜欢尤长靖?”

小孩踌躇半会,踢踏着拖鞋走过,似乎下了很久的决心终于吐出来。

林彦俊愣了一下,一脸淡然地翻了页书:“是啊。”

陈立农没想到林彦俊会回答的这么毫不犹豫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揉着杂乱的毛发重重地点了点头,脚步轻飘飘地转过身,刚走了几步就被林彦俊叫住。

“陈李弄,一杯奶茶封口费好不好?”

陈立农顿了顿脚步。

“我们都知道了喔。”

“我是说尤长靖。”

“那一杯热奶茶吧,波霸多一点三分糖。”

“好。”


听着陈立农的脚步声渐远,林彦俊松了口气,嘴角微微挂起笑容。


可怎么办啊,尤长靖,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了。那么你呢?



当事人正往嘴里送一些辣条,饼干,薯片,吃得不亦乐乎。

太好吃了8。尤长靖开心地手舞足蹈,陈立农大老远就看见他说:“我抓到你了哦。”

尤长靖不停地嚼嚼嚼,嘴也不停:“我不怕你。”

陈立农又没忍住:“因为你有林彦俊啊?”

尤长靖心系零食,也没认真听什么就点点头,但是察觉到不一样的气氛的时候,嚼零食的动作也慢了下来。


“你说什么...?”

“没,没事,你继续吃。”

尤长靖看着陈立农飞快跑掉了,尤长靖张着个嘴巴,超级大声地喊道:“农农你给我回来—”

陈立农感到大事不妙,但还是要听哥哥的话:“我回来了喔...”

“你喜欢吃什么?哥哥买给你吃哦,农农。”

不知道是不是陈立农多想了,他总觉得这个笑容带着些威胁。

“长靖哥喜欢的我都喜欢。”

“你嘴很甜欸。”尤长靖舔了舔手指,上面还有点孜然。

“你懂我意思吧?农农?”

“我懂。”

又是要帮忙保密,为什么要让我这个小孩承受不该承受的!哭辽。陈立农心累地点点头,毫无灵魂地飘出去了。


双暗恋,你们够了!!哦谢特马惹法克。




3.





富贵和正正正在逗五百万,完全没了偶像包袱。

“吴百婉,你看我帅吗?吴百婉?”富贵在吴百婉面前摆pose,被正正一脸嫌弃地推开。

“你个ugly 富贵,对我狗狗做什么呢?”

“你的英格丽是特别good。”


一旁的坤坤和bro对看一眼,同时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你们别再说了,谁教你们英语的啊,我佛了。”

“你教的。”正正歪头看着坤坤一笑,“不然就是子异教的。”

“你俩一起教的。”丞丞蹲下来摸了摸狗毛,顺便吐槽一句,“五百万真丑。”

正正一巴掌拍到他的腿上:“滚开!”

富贵“哈哈哈哈哈”地笑倒在地上,笑到打滚。


“农农你咋提着那么多奶茶和零食,这么好啊!”几个大男孩凑上前去,小鬼嚷着我的我的,一下子抢过零食,撒了一地。

“我买的零食哦。”

“奶茶根据你们口味点的。”

林彦俊和尤长靖双双出现在门口,彼此交换一下下视线。


你会分零食给大家?

你什么时候记住他们奶茶口味的?有没有我的啊?

两人靠眼神交流就能得知对方在想什么,和大家似乎有一条分界线。但是好在大家都习惯了见怪不见怪了。


大家欢呼着分了零食和奶茶,林彦俊和尤长靖走进去坐在地板上,彼此隔着点距离。

“你坐过去点。”

两人看着几人分摊东西,林彦俊率先发话,尤长靖没有像往常一样对他翻白眼,而是眨着大眼睛挪着屁股过去,耳朵悄咪咪染上一点点红,看起来有那么点心虚的意味。



“你坐回来。”林彦俊的眼神透着点探究的感觉,他拍拍自己旁边道。

尤长靖又缓缓地挪回来。

“你挪过去。”

“你坐回来。”

“你挪过去。”

“......”


几轮这么来回,他们在玩什么情侣小游戏。明明周围那么空,坐哪都行啊,他们是什么品种的沙雕啊?大家心里都有b数。


尤长靖气急败坏地推了推他,你想干嘛?


你想干嘛?耳朵这么红。林彦俊低低的台湾腔附在耳边。

赤红覆盖了全脸,他捶了一下林彦俊的肩膀:“你不要玩这个啦!”

林彦俊正如自己想的一样低头笑了,露出深深的酒窝,“喏。”好像盛满了盛夏的全部阳光。

尤长靖觉得有些恍惚,似乎又回到学生时代,看见喜欢的人因为自己笑就发自内心的开心。


“我不也知道你的口味吗?”

林彦俊撑着脑袋,问了句。

“还少了点哦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少了半糖。”





5.





“咳,咳咳。”

尤长靖终于忍不住了,他坐起身,小小声地翻下床,在一片黑暗中细细摸索着,好像还撞到了墙角,撞的脚趾痛。

咳了半晚睡不着,为了不吵醒林彦俊,怕他突然醒了,于是尤长靖扶着墙找东西。尤长靖胡乱一摸,摸到在充电的手机,用手遮着电筒拿手机打光。


在尤长靖还在摸索的期间,灯突然“啪”地一声开了,那人赤裸着上身,眼神透着煞气,尤长靖眼睛适应了会刺眼的光芒,张了张口,什么都没说出来。


“你做什么?晚上不睡觉起来蹦迪啊?”帅哥不爽了。

“对不起...”尤长靖道完歉,好奇地倾着身子,“我声音有那么大吗?”


“不是。是我发现身边没人了,我还以为你干嘛去了。”林彦俊的眉头皱着,他迅速地套了件衣服,语气又淡又有些生气。


“我就是起来上个厕所的。”尤长靖急忙撒了个慌,林彦俊明天还有行程,不能影响他睡觉。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...真的啊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......”


面对他的致命三连问,尤长靖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好像在接受什么惩罚一样。


“你坐下。”林彦俊命令道。

“哦。”


林彦俊利索地下了床,拿着感冒药和咳嗽药放在桌上,又拿起保温杯倒了杯水,递给尤长靖。尤长靖愣愣地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
“尤长靖,你跟别人说谎也好,无论是恶意善意,在我这里,我不想听你任何一个谎言,好不好?”


尤长靖接过林彦俊递过来的热水和药丸,垂着头,盯着缓缓上升暖烟的热水,鼻子莫名酸涩,眼眶也渐渐发热了。


林彦俊为了不让自己担心,于是也会说一些谎言。可是林彦俊啊,这对我好像不太公平欸,为什么我不能对你说谎,我连你是否说谎我也不知道呢。

有什么公平可言呢?

尤长靖有些委屈地抬起头,看着林彦俊在帮自己泡药,拿根筷子搅啊搅,又靠近嘴边轻轻吹气。


“喝掉。”

林彦俊昂了昂下巴,他知道尤长靖在想什么。

“我没对你撒过谎哦。”林彦俊给自己也倒了杯开水。


可偏偏,最了解我的人是你,我最依赖的人是你,我又不敢去怀疑什么,因为我觉得你也很信任我。


听林彦俊亲口说出来这句话,尤长靖觉得放心多了。


“我真的有对你撒过谎欸。”

“...森莫拉?”

“秘密。”

“切,最老的果然秘密最多。”

“你很烦nei。”

“话说你拖鞋是不是穿反了?林彦俊,真想拍给你粉丝看看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有的人表面风光,背地里连拖鞋都穿反了。”

“我好困我要睡觉,尤长靖你喝完赶紧关灯。”

林彦俊钻进被窝里面,表示不想理尤长靖,连点面子都不给,哼。





6.





尤长靖顶着鸡窝头,揉着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走出房间,他挠了挠肚子,走下旋转楼梯,发现小鬼抱着根柱子坐在楼梯上睡着了。

尤长靖容易心软,马上把身上盖着的外套盖到小鬼身上,怕他感冒发烧了。

一走下去,尤长靖发现大家都很疲惫地躺在沙发上或者毯子上,怎么舒服怎么来。子异看来已经出去跑步了。尤长靖挨个给披上被子,转身系上围裙去做早餐。


大家虽然都有私人空间,但是已经把这个当成家了,一个团队就是一个团体,九个人刚刚好,即使有时相处得并不融洽,但总有人来打破僵局,基本都是林彦俊出来讲个冷笑话,尤长靖附和一句你讲的很冷欸,好尴尬。大家也不会那么严肃。再到后来,九个人相互理解,相互照顾,再有这种事情的话,每个人都会以自己的方式来调节气氛。


大家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:一起过好这一年半,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。


尤长靖想起来,出道那天晚上,他和林彦俊一起接受采访,林彦俊很无奈的说。

“怎么办,我们还要一起待一年半欸。”

尤长靖示威性地瞪了眼林彦俊,你还会在乎这一年半吗?分明我们都习惯对方的存在了。

但碍于镜头的原因,尤长靖没有说出来,他相信此时此刻和林彦俊的心跳频率是相同的,他看到了,当自己的名字被PD念出来的时候,林彦俊是有多么高兴,高兴到一直鼓掌。

尤长靖还以为自己不会出道了,想着林彦俊出道就好吧,自己也只不过回去吃减肥餐继续练习罢了。


但我舍不得林彦俊。

尤长靖和几个队友拥抱完后,转身看着满眼期待目光的林彦俊。

你有想过吗?

我没有,你呢?

我也没有。


他把下巴搁在他宽厚的右肩上,如果不是在镜头前,尤长靖应该已经把他拥的死死的了。


林彦俊只用了一手抱住自己,眼角闪烁着泪光,只有对方明白彼此自己一路走过来是有多么不容易,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。


辛苦你啦,林彦俊。尤长靖说。

也辛苦你了,尤长靖。林彦俊笑着应道。


未来,继续一起走吧。

一切都会变得更好。

你和我。